专访丨澳贸易部长访华欲“融冰”:中澳关系已经足够成熟

5月20日,澳大利亚贸易部长斯蒂文·乔博(Steve Ciobo)结束了为期三天的访华之行返回了澳大利亚。

乔博此访是八个月来澳大利亚内阁部长级官员首次对中国进行访问,被不少澳媒视为缓解近期中澳关系紧张的“融冰之旅”。

在三天的访问中,乔博努力淡化中澳关系中的阻碍因素和澳大利亚对于中国投资的一些保护主义政策,释放了中澳继续发展经贸往来的积极信号。

不过,中澳关系“回暖”尚需时日。当地时间5月21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出席二十国集团外长会期间应约会见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时指出,由于澳方的原因,近来中澳关系遇到一些困难,两国交往与合作也因此受到影响,这并不是中方希望看到的局面。

“最近,包括外长女士在内的澳政府高层多次公开做出希望改善对华关系的表态,我们注意到了这些信号。”王毅说,“澳方如果真心希望两国关系回归正轨并实现持续健康发展,就一定要摆脱传统思维,摘下有色眼镜,多从积极角度看待中国的发展,多为两国合作提供推动力而不是‘后坐力’。”

自2017年下半年来,由于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及其政府成员对中国的一些抹黑言论以及渲染“”,中澳两国关系逐渐变得紧张。去年12月5日,特恩布尔宣布要拟定新的反间谍法案,声称要打击中国政府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此举引发舆论轩然,先后有两派澳大利亚学者发表公开信就此问题进行论战。《》则发表文章称“如此极端的做法会加剧澳大利亚的情绪”。随后数月内中澳双方几无高层互动,中澳关系陷入僵局。

本月19日,路透社援引澳大利亚媒体的消息称,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计划今年晚些时候访问中国,但具体日期尚未确定。据《澳大利亚人报》21日报道,澳两名反对党要员则计划于今年9月前访问中国,为中澳关系“解冻”做准备工作。

5月18日,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乔博表示,“我认为中澳关系基础仍然坚实。双方都承认存在分歧,但我们的关系已经足够成熟,能够做到不让具体问题上的分歧影响以共同利益为基础的合作大局。”

斯蒂文·乔博:这次访问的行程主要有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参加中食展,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参加这个展览会了。今年澳大利亚是第一个被邀请参加的国家,有60到70家澳大利亚企业参展。所以我会去和这些企业代表交流,分享一下他们寻找商业机会的经验。

第二个部分,或许也是此访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和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办公室主任会面。我们谈到了中国和澳大利亚的贸易关系和潜在的合作机会,以及即将到来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我希望确保澳大利亚积极参与这次博览会,不仅如此,我还希望确保澳大利亚在博览会上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第三个部分则是来宣传阿德莱德港队和黄金海岸队举行的澳式橄榄球比赛。澳式橄榄球联赛非常能够体现澳大利亚的文化特色。我们十分喜爱这项运动,所以也很希望能把这项运动推广到中国。目前在中国已经有一些体育学校教授孩子们澳式橄榄球的玩法和规则。我认为这样的活动也说明澳大利亚不仅追求加强和中国的经贸合作,我们也希望将眼光放长远,强化中澳之间的人文交流。

斯蒂文·乔博:我认为中澳关系还是十分坚实的。我们当然有分歧,我们双方都承认这一点。但是我们的关系是足够成熟的,能够做到不让具体问题上的分歧影响以共同利益为基础的合作大局。所以,从我的角度来说,希望我们更多地关注双方可以把握的合作机会。双边关系最重要的一点是保持畅通而开放的交流渠道。所以我的访问就是为了确保实现这一点。

澎湃新闻:中澳在贸易方面有哪些合作空间?两国关系紧张会不会影响贸易往来?

斯蒂文·乔博:我这次来访的焦点在于寻找新的机会。中国与澳大利亚之间有很多很多联系,我们既有广而深的贸易关系,也有紧密的文化联系。

中国在澳大利亚历史上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有120万澳大利亚人有中国血统。我知道相比于中国的人口,120万这个数字听上去不是很多,但对澳大利亚来说,这已经非常多了。而且我也听说在澳大利亚中文排在英文之后,是第二常用的语言。

至于贸易和投资关系,中澳自由贸易协定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它为双方的企业都带来了很多机会,我们仍然还有很多机会可以在投资方面实现更多的共赢。澳大利亚有着非常开放的经济,我们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投资者。我们对来自中国、韩国、日本、美国和欧洲的投资者采取同样的政策。令我感到特别高兴的是,习主席说他希望中国进一步向世界开放,让外资更加自由地进入中国。澳大利亚也想参与这个过程,并扮演一个相应的角色。

斯蒂文·乔博:澳大利亚一直支持世贸组织在全球贸易中的核心角色。原因在于,如果没有世贸组织,那所有国家都将面临很艰难的贸易环境。这将导致贸易和投资总量减小,进而减缓经济增长,提升失业率。

澳大利亚当然希望更多的贸易、更多的投资、更快的经济增长和更低的失业率。我们喜爱贸易,因为它能增强经济实力。所以我们十分支持世贸组织,它应该在世界贸易中扮演“警察”的角色。至于美国和其他任何国家的贸易政策,那是它们的决定,我不能给它们上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