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棒间 曲棍球前景堪忧 棒垒球已成绝唱

广州日报讯: 正所谓“手心手背都是肉”,当国际奥委会痛下决心要“瘦身”时,发现把谁“请出”奥运大家庭都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这必将得罪一部分会员。经过长期的斗争和考量,国际奥委会通过投票敲定,率先将棒球和垒球剔除出2012年伦敦奥运会。而在随后的“复活”投票中,棒垒球又无缘2016年奥运会。这也意味着,中国棒球队首次跻身奥运会决赛圈就成“绝唱”,而中国垒球队则几乎没有机会重塑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亚军的辉煌。

武术、七人制橄榄球、轮滑等项目正在谋求跻身奥运会,根据国际奥委会“有进有出”的设项原则,接下来肯定还将有项目要离开奥运会。目前,在夏季奥运会上仅有的3个使用球棒打球的项目中,已经有两个脱离奥运会大家庭,这不免让人感到担忧,下一个会是曲棍球吗?

在奥运会历史上,曲棍球“入奥”与“出奥”过程之波折、次数之多,恐怕是其他项目所无法比拟的。作为较早进入奥运会的项目之一,男子曲棍球在1908年伦敦第4届奥运会上,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曲棍球在英联邦国家有着崇高的地位,但在其他欧洲国家就没有市场,因此,奇怪的一幕出现了,在1912年斯德哥尔摩奥运会上,曲棍球项目被排除在外。曲棍球在短短4年间就完成了一次奥运会的进出之旅。

1920年安特卫普奥运会,英联邦国家经过游说,重新让曲棍球回到奥运赛场上。但这也招致了欧洲大陆国家的反感,在1924年的巴黎奥运会上,巴黎奥运会的组织者以曲棍球运动没有统一的国际组织为由再次将曲棍球挡在门外。在这种争斗之中,曲棍球的影响力不断扩大,逐渐获得大多数会员的认可,并从1928年阿姆斯特丹第9届奥运会开始成为奥运会的常设比赛项目。1980年第22届莫斯科奥运会,女子曲棍球项目被增设为正式比赛项目。

发端于英国的曲棍球运动,沿着欧洲殖民统治的路线,逐渐在南亚次大陆和拉丁美洲扎下根基,以至于以印度和巴基斯坦为代表的强队引领世界曲棍球风潮数十载之久。目前,就竞技水平而论,德国、澳大利亚、荷兰、阿根廷、西班牙等国家的男、女子曲棍球水平都位居世界前列。

中国男女曲棍球队都是凭借自身实力杀入奥运会决赛圈的,这是一个不小的突破。中国女曲目前世界排名第5位,她们在奥运会上力争夺牌,而中国男曲目前世界排名第17位,在所有12支队伍中排名最后,冲击前8名的目标并非易事。

应该说,中国女曲的最大看点在于韩国籍主教练金昶伯,这是他执教中国女曲的第10个年头。在过往带队参加的两届奥运会上,中国女曲获得了悉尼奥运第5名和雅典奥运第4名。虽然距离奖牌仅仅一步之遥有些可惜,但也已经创造了历史最好成绩。

不过,对北京天气和主场气氛的适应,或许是中国女曲实现突破的“法宝”。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中国女曲,这次应该不会与奥运奖牌擦肩而过了。

2005年7月8日,在新加坡举行的国际奥委会117次全会上,垒球和棒球分别以52票赞成对52票反对和50票赞成54票反对,因未能超过半数赞成票而被排除出2012年伦敦奥运会。随后,棒、垒球国际单项组织紧急展开“危机公关”,以推动这两个项目重返奥运会,但都没有成功。原以为有望在2016年重返奥运舞台,他们的这一希望却在国际奥委会第119届全会上化为泡影。这也意味着,缺席两届奥运会的棒球与垒球,以后要想重回奥运会这个大家庭恐怕更难了。

棒垒球“脱奥”的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其在全球范围内的普及程度不足,特别是在各洲发展不够均衡,没有足够的人气。没有相应的文化氛围,缺少观众和市场,让这些运动先天缺失了生存基础。

男运动员(18人):蒋希上、孟立志、李玮、于洋、刘宪棠、陆锋辉、宋毅、骆方明、胡汇仁、胡亮、孟军、陶志南、德云泽、孙天俊、敖长荣、孟旭光、苏日峰、那玉波

女运动员(18人):陈朝霞、马弋博、程晖、黄俊霞、付宝荣、李爽、唐春玲、周婉峰、高丽华、张益萌、孙镇、李红侠、任烨、陈秋琦、赵玉雕、宋清龄、李爱莉、潘凤贞

男运动员(24人):李晨浩、王楠、徐铮、李韦良、吕建刚、张力、陈坤、卜涛、陈俊毅、刘凯、孙国强、郭有华、王伟、杨洋、贾昱冰、张玉峰、贾德龙、侯凤连、孙炜、孙岭峰、张洪波、冯飞、李磊、王超

女运动员(15人):吕伟、于汇莉、李琪、潘霞、郭佳、于燕宏、孙莉、吴迪、黎春霞、谭瑛、张丽芳、周怡、张爱、辛敏红、雷东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