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径赛回忆起我的运动会

3天、48名裁判员、198次枪声、112块金牌、无数双眼睛……第五届陕西田径公开赛暨陕西田径特许赛7月24日在男女混合4*200米接力中收枪落幕。从大雨洗礼的开赛日到大暑时节的巅峰对决,最后在朝有露水的夕阳下,每个与赛事有关的人都有所收获,或奖牌、或磨练、或友谊,就连赛事本身也收获了圆满。

自2017年始,陕西田径公开赛历经六个年头,来到了第五届,其中有很多故事都让人感动。在这些情绪的背后,不仅包含了田径人日复年复的坚持,更是一种田径精神的传承。

根据赛程安排,公开赛第一个比赛日集中在青少年,特别是U10和U12组别。赛场里似乎就像一个儿童乐园,与之不同的是,带上号码布的小选手,眼睛里少了份玩耍的随意,多了些期待的兴奋。孩子参赛,大人们都抱着重在参与的心态,并不很在意输赢。但我们从来没有真正体会过,孩子心底对于比赛的感知和想法。

在报到处旁边的台阶上,一位还没来得及卸掉号码布的小女孩盯着身旁小男孩手里的证书,目不转睛,只是她眼睛里流露出来的不是孩子该有的羡慕和好奇,而是一种失落夹杂着不服的沉着。小女孩的妈妈在旁边轻声说道:“没关系,这是你第一次参加,主要是感受一下氛围,下一次我们接着再来。”这句安慰没能让小女孩做出任何反应,她似乎有些委屈,鼻翼轻轻抽动了一下,依然用失落和不服的眼神看着小男孩手中的证书,就这样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此刻,有一颗不放弃和不服输的种子已经悄悄埋进小女孩的心底,这又是新一代的田径人。下一届比赛时,相信这个小女孩一定会再次出现在赛场上,用刻苦训练后坚毅的目光站在起跑线上……

吴宝军,公开赛的一位老将。“老将”是大家介绍他惯用的一个词,但满身“征战”荣誉、历经三届公开赛,我们更愿意称之为“将”,而去掉“老”。《孙子兵法》中:将者,智信仁勇严也。如汉之李广、宋之岳飞、明之戚继光,历经沙场,百战不殆,尤为荣焉。在和平年代,之为将者,历经世事变迁,经受痛苦磨难,有过彷徨岁月,最终依然能选择心之向往,可为将。

57岁的吴宝军,有着三十多年的军旅生涯,十年前在部队进行军事教学训练时,半月板严重撕裂,被鉴定为九级伤残。无奈与彷徨在养伤中度过,正在犹豫不决时,第二十届亚洲老将田径锦标赛在中国举办的消息,让大伤初愈的他心头一震。 田径人的不甘心让吴宝军全年无休的进行了一年的治疗和训练,一金两银的成绩回报了那颗不弃的心。 至此,田径就成了永不割舍的情愫。 从54岁亮相第三届公开赛,至57岁来到第五届公开赛的赛道上,吴宝军毅然决然。 A55组别100米和400米的跑道 ,吴宝军以13秒14和1分01秒68的战绩拿下两枚金牌。 这背后承载的是吴宝军成倍的不间断训练,个中辛苦只能自己体会。 为什么还要继续坚持训练参赛,吴宝军停顿了一会: “不舍得。”

现在,吴宝军需要与之较量的已经不是那一张张年轻的面孔,仅仅只为自己心中对于田径的不舍与热爱。

田径公开赛,为广大田径爱好者提供了很好的机会。这个比赛是贯彻落实全民健身、体育强国的具体举措。长期以来,塑胶跑道、电子摄影、计时设备等这样高大上的比赛场只为专业运动员提供舞台,而平民老百姓几乎没有机会在这种场合下比赛。陕西田径公开赛为全国甚至全世界田径爱好者提供了与专业运动员同等条件的舞台。“运动员”既有初出茅庐的少年郎、也有而立之年的青年才俊、更有已过了不惑之年而知天命的老当益壮……我们期待更多的人从观众席走上跑道成为主角,真正能感受并且享受这个舞台。

7月24日下午,在女子4*100接力项目中,来自西安雁翔路小学的两支队伍格外引人注意。这一群最小9岁最大11岁的接力选手,被成人队伍远远甩在身后。赛后,孩子们显得特别沮丧“姐姐们真的太快了。”对于参赛感受,她们表情复杂,来回躲闪着一言不发:有难过、有沮丧、甚至还有些迷茫。“下次再也不参加这种比赛了。”一个年级稍大的小女孩脱口而出。带队刘老师表示,自己是去年冬天开始带他们训练的,最开始30多个孩子,最后就剩下这几个,赶也赶不走。

中国体育彩票作为国家公益彩票,筹集的公益金除全力支持全民健身、奥运争光计划外,还广泛用于补充社会保障基金、教育助学、扶贫、残疾人事业、法律援助、抗震救灾等社会公益事业。

未来,中国体育彩票将在建设负责任、可信赖、高质量发展的国家公益彩票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